相关文章

浙江杭州保护绿水青山好空气 “电能替代”迎双赢时代

要发展,但更要环境。2013年7月,杭州萧山区政府壮士断腕,出台《萧山区铸造行业落后产能淘汰和整治实施细则》,正式部署安排电能替代工作。经过一年多的整改,2015年1月,随着杭州大安机械有限公司熔铸冲天炉燃煤烟囱的倒下,杭州萧山地区最后一户10吨以下“冲天炉”进入历史,全区所有熔铸企业“煤改电”进入用电时代。

图为市民代表探访“电能替代” 胡佳琪 摄

图为使用清洁能源的“中频电炉” 胡佳琪 摄

中新网杭州5月27日电 (吴金波 方堃)这两天,很多杭州人的朋友圈正在被一篇“杭州人抬头举着手机,只为了一件事”的“蓝天”文章刷屏。随着夏天来临,浙江杭州已经进入一年当中空气质量最好的一季。谁在为来之不易的“好空气”暗地里治雾?5月27日,杭州市民代表跟随国网杭州供电公司一探究竟。

简陋的厂房,乌黑的墙壁,地上是随处可见的铸造用砂,黑烟滚滚的“冲天炉”是大多数人铸造企业的印象。近年来,随着雾霾的加重及人们对环保的重视,原本就备受瞩目的铸造企业此时更成为民众关注的焦点。

据了解,铸造业作为装备制造业的前端产业,是装备制造业的配件供应商。光在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,装备制造业产值达到600亿元,及零部件产值达到1100亿元,是杭州萧山区的支柱型产业。

要发展,但更要环境。2013年7月,杭州萧山区政府壮士断腕,出台《萧山区铸造行业落后产能淘汰和整治实施细则》,正式部署安排电能替代工作。经过一年多的整改,2015年1月,随着杭州大安机械有限公司熔铸冲天炉燃煤烟囱的倒下,杭州萧山地区最后一户10吨以下“冲天炉”进入历史,全区所有熔铸企业“煤改电”进入用电时代。

电能替代中的“煤改电”,就是指将熔铁工序所使用的燃煤“冲天炉”,改换成使用清洁能源的“中频电炉”。

“在改造之前,厂房硬件条件落后,设备陈旧,对环境造成污染严重,主要是冲天炉的热效率比较低,一般只能达到30%左右,熔化过程中会产生大量的CO、CO2、SO2气体和粉尘,易造成大气污染。”杭州嘉诚机械总经理叶张水告诉记者,靠冲天炉熔炼,不仅铁灰会溢出厂区,焦臭味也会四处飘散开来,难免污染空气、农田,招来附近居民的投诉。

对此,杭州嘉诚机械找到供电公司,投资500多万元将“冲天炉”置换成了“中频炉”,对公司的铸造车间进行整体提升改造。据测算,与焦炭熔铁相比,电炉熔铁万元工业增加值能耗下降约18%。

除了看得见的经济效益账,还有看不见的社会效益账。“改造前,户均年均消耗200吨焦炭,按照方案改造后,减少焦炭使用量1.5万吨,相当于百万电厂年耗煤200万吨,折合减少二氧化碳排放3.93万吨,二氧化硫127.52吨,氮氧化物111吨。”萧山供电公司部徐钢算了一笔账,出台改造政策以来,萧山共计改造熔铸“冲天炉”75处,淘汰燃煤熔铸设备141台,累计增加用电容量4.15万千伏安。

“电能替代毫无异议是双赢的。”徐钢说。

“以前用‘冲天炉’,全靠老师傅凭经验控制温度,熔出来的铁水只能铸造电动机外壳等大件,产品结构单一。改用电炉后,次品率降低了不少,还能够铸造更加精密的小件。”已经在杭州嘉诚机械工作近40年的动力科长郭利生表示,多亏了“煤改电”,除了铸造水平提升了,环境污染减少了,以往黑粗的铸铁工人如今也成了“白领”。

前往参观的市民代表顾颜看到整改后的厂房,也情不自禁感慨:“以前对烟囱企业误解较深,看到他们为了保护环境节能减排在做这么多的努力,心里面很欣慰。”

据悉,近年来杭州供电公司结合“美丽杭州”建设,积极对接政府,紧密跟踪全市燃煤锅炉淘汰工作,并实施全流程客户满意度管理,主动服务重点项目,制定客户细分标准,针对不同客户群体需求,提供差异化服务和增值服务项目,定期向客户提供优化用电建议书。截至今年5月,杭州地区已完成各类电能替代项目89个。(完)